“关于爱的故事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堆文用低浮上。微博→羽翼__夏眠

关于リンユキ的一点杂谈

很久不写文,这严格上也只是cp小论文,但是难得写了这么长所以放在本垢。

⚠️狼ゲーム的TE、后续故事以及リンタロウfanbook内容剧透注意⚠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D后的这两个人究竟是怎样的呢。我通关之后一个人想了很久,也看了大家的同人作品,他们会像marin老师写的那样在哪里重逢,然后两个人一起生活,又或是就此别过走上完全陌生的道路……从第一次看完主人公故事起我就一直认为最后在那个街头,在人群中随风而逝的声音一定是リンタロウ的而不可能属于其他人……也许这就是特殊的cp幻视吧(笑)。他们在那个路口又或是别的什么地方重逢,リンタロウ也许已经不再用那么夸张的服装风格,ユキ也可能不再像原...

雷卡/Startrail

Startrail


群裡的60分梗題:星軌/祝福之物/波子汽水。三個都用了,虽然标题是星轨。

梗:所有的恒星以整圆的形式旋转移动,并最终回到最初的位置。

超時超到已經不是兩個六十分,就不打60分的tag了(。


Attention:

原作延伸,充滿私人設定和對後續劇情的非he向妄想。

文风怪怪的,思路很乱,什麼科學的物理原理都是不存在的,不存在的(⋯


*提及的關於雷王星的二次設定:灰海。在雷王星森林盡頭一片靜默的灰色湖泊。人們傳它為海,只因鮮少有人去到過那裡。(依附於我另一篇關於兩人幼時設定的自我補全,還未發表)


————


有些時...

森塚駿中心/Falling Spring

Attention:
*動畫5集時的產物,現在才想起來放過來。可能跟動畫後面劇情有點不對。
*意識流。全程只有森總。
*含有很多我流過分解讀。妄想關於他和他的青春。
*不是什麽令人愉快的東西。

“如果以3月開始記為春天的話,那麽無論往返於2月29號還是3月1號之前,他們一直一直,從未真正迎來那個春天。”

Falling Spring

當回憶起名為「青春」的東西時,森塚駿發現自己的腦海中是空無一人的。

他並不是一個孤獨的人,森塚駿這麼定義自己。他善於處理人際,在班級和社團中擁有著不錯的人緣,甚至曾經作為委員長在年級中獲得了許多相識。而若要讓他說出幾個高中時期同學的名字,他至今仍能將他們的座號記得...

脱狱衍生/Stray Bird[1]

Attention:

1.为了补全世界观&自我满足而作。大量二次设定。

2.虽然标题来自泰○○先生的某本诗集但是主题真的跟它没啥关系。

3.复健失败产物。文笔恶心更新极慢,请谨慎观看。

如果以上可以的话/

Stary Bird

クイナ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五岁。

当时的クイナ正坐在在教会学堂的角落里,在唯一一块阳光照得进的地方摊开一本蓝色封皮的画册。那是一本鲜见的关于天空与海洋的书,小小的クイナ得意于拥有这本稀物,那让他不屑于与这里其他还拿着政府的教科书的小朋友们交流。只有唯一一次,似乎某个弱小的孩子被其他人欺负得大哭,而嘈杂却似视哭声无睹的噪音更让クイナ愈发心烦意乱。他在自己...

© 羽翼的空想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